老矿工的小树林——虎峪河记忆

6月

老矿工的小树林——虎峪河记忆

老矿工的小树林——虎峪河记忆
初夏的太原,草长莺飞,鲜花怒放。每天清晨,家住西华苑的张富生白叟都要带着5岁的小孙女,在虎峪河滨的绿化带游玩,给孩子讲自己小时候在河滨玩的趣事。听到爷爷小时候喜爱在虎峪河滨的小树林捉迷藏时,小孙女乐得呵呵直笑。现在,小树林变成大树林,还能看到清水复流的虎峪河,张富生觉得美好的晚年日子才刚刚开端。  “我”的回想  在西山许多老矿工的回想中,“我”从前确实是一条河,从山上下来,流淌着潺潺的清水,和西山上生气勃勃的树木构成了一道美景。  其时,许多老矿工的家就在“我”的身旁,河道周边是一片片小树林。炎炎夏日,一个个调皮的孩子放学后哪肯简单回家,习气当“领导”的哥哥们总要带着弟弟妹妹,偷溜到河道里快乐肠玩闹,或在小树林里捉迷藏疯跑。  矮小的河道、稠密的树木底子无法阻挠孩子们的热心,雨后河道内的水淹没了脚脖子,小树枝划破了臂膀,孩子们玩得更快乐了。  后来,“我”的回想不那么美好了:河道变得越来越窄,两边建立的许多房子挤占了“我”的空间;水也不再那么明澈,树也不再葱郁,污水任意横流,臭得小朋友都远离“我”;偶尔来“我”身边游玩的小朋友,回家后脸是黑的、牙是黑的,头发里满是煤面儿,总会被妈妈臭骂一顿。  最苦楚的回想是19 96年8月4日,持续的强降雨致使西部山区流域相继发作洪水,“我”的流域洪水量最大,山洪从庙前山吼怒而下,翻滚着浊浪,冲毁了河道堤岸,淹没了公路、矿井、农田,卷走了小树、车辆及庄稼,直冲向市区……  一片狼藉往后,“我”哭了良久良久。  好在,这儿的人们没有抛弃“我”,咱们放下手中挖掘煤炭的机械,开端在山上种绿植绿、疏浚河道、砌筑堤堰、新建快速路,将一片片风景优美的小树林还给沿线居民。  现在,山满面笑容,水心花怒放,人也心情舒畅。  今日“我”能够骄傲地把自己介绍给咱们:这条河,它在西山脚下;这条河,它唤作“虎峪河”!  小树林的故事  张富生和李朋珠既是搭档,又是住在西华苑的老街坊,一个住在北区,一个住在南区。之前,虎峪河穿西华苑小区而过,一南一北的老街坊要想串个门,还需要过一座小桥。  这儿的房子是其时单位分的宿舍,传闻能够从山上搬下来住在市区,两人甭提有多快乐了。入住后,二人才发现临河而居并非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。  “其时没有管理的河道臭气熏天,一到夏天,很多苍蝇、蚊子在窗野外的纱窗上乱飞,底子不敢开窗透气。”  “尽管住了新房,但不好意思让亲属来看看。去老张家串门,通过的那座小桥,环境也不咋地。”你一言我一语,说起其时入住新居的情形,两个人并没有很欢欣。仅有令两位老矿工难忘的便是,小区角落里也有一处小树林,虽没有山上的小树林那么稠密葱郁,却是居民们最喜爱的当地。  居住在西华苑15号楼的韩心爱,翻开家里的窗户就能看到楼下的虎峪河。作为老矿工的女儿,她的日子一向没有离开过虎峪河。从山上搬下后,没想到自己成婚的新房就在虎峪河滨上,自己作业的社区也在虎峪河滨上,自己的一对双胞胎更是在河滨长大的。“其时听到小区的小树林要移除,变为虎峪河滨的绿化带,两个孩子特别不快乐。现在看见楼下河道的水不臭了,小树林变成长长的绿带,他们才觉得满足了。”  韩心爱作为西华苑社区党支部书记兼主任,2017年虎峪河归纳管理工程全面开工后,她带着居民将小树林的树木移栽至别处,为施工人员发明全部便当条件。  其时,张富生和李朋珠两位热心的白叟也没闲着,每天都要“观察”工程开展。李朋珠欣喜地说:“现在好了,你看,翻开窗户都是整治一新的河边,还有一条长长的绿化带。每天,我都沿着绿化带旁的小路逛逛,散散步。”  山上的小树长成了大树,小区的小树林移栽至绿化带,居民们总算迎来了自己想要的日子,小树林的故事还在持续着。  未停下的脚步  虎峪河归纳管理项目,是其时一起开工的河道中建造难度最大的。一是工程量大,全长8.6公里,沿线建造高架桥4座、跨河桥13座、人行天桥2座、河道挡墙17.2公里,下穿通道26座,触及大大小小23个路口,地下管线如蜘蛛网相同。二是拆迁量大,总拆迁量达到了20.3万平方米,相当于九院沙河归纳管理工程的2倍还多。三是地质条件差,下流地下水位高,土质疏松流沙多,简单形成钻孔塌孔和沟槽塌方。  面临这些难题,万柏林区对工程的拆迁及相关和谐给予了极大支撑。市城乡管理局作为建造单位在有限的时间内,科学合理安排工期,各参建单位统筹规划,尽可能削减施工对周边市民的晦气影响,如期完成了一切工程。  回想起其时的施工场景,韩心爱回想犹新:“除虎峪河外,还有西苑南路、西客站东路,能够说,其时咱们社区周围都在筑路,咱们出门几乎没有一条完好的路能走。咱们却很少听到有人诉苦,一切人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,总算换来了现在的美景。”  更令人等待的是,虎峪河行进的脚步没有停下,上游山区的水土管理、河道西延的归纳整治以及快速化改造仍在赶紧建造中。  从前是工矿企业集聚的万柏林区,现在已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玉门河、九院沙河、虎峪河一经整治,特别是三条沿河城市快速路的通车,使万柏林区的建成区面积翻了一倍,各种资源在城乡之间重新配置,释放了更大的开展空间和潜力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